欢迎来到国路高科(北京)工程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立足用户需求服务至上

服务热线

010-62013988 / 13810802552

 
企业动态
公司动态
路面纵横

路面纵横

二十年目睹改性沥青之怪现状

浏览量 3001

发布时间 2018-05-10

分享至:

纵观近30年我国公路发展史,从沥青贯入式到密级配混合料,再到SMA、OGFC,每次路面结构的提升都依赖于沥青材料的重大革新。在诸多沥青材料中,SBS改性技术占据了我国改性沥青的90%以上,从1997年沈金安等老前辈在中华第一街(长安街)起步,已经发展整整20年,支撑了我国高速公路为代表的交通大建设。

虽然成绩斐然,但改性沥青行业近年却又陷入诸多发展困局。小编对此感触颇深,一直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但业内中人说多了难免左右树敌。然“爱之深、责之切”,抑或是“感情战胜了理智”,小编最终忍痛列出“改性沥青行业之十大怪现状”,与诸君探讨,如有巧合,切勿对号入座,以免伤及无辜。

十大怪现状之一 : 只要改性沥青合格,至关重要的基质沥青没人管或没法管


众所周知,改性沥青是在基质沥青品质基础上的改性,性能优良的基质沥青是改性沥青路用性能优良的重要保障。

据中石油燃料油公司研究院李剑新介绍,我国正规的石化或炼油厂生产的沥青产品都是符合标准的合格产品。沥青产品是石油石化产品中价格几乎最低的一类产品,也没有利益驱动它去在沥青上搞鬼(炼厂其他产品价格和利润都高于沥青),道路界揣度的“现在的沥青跟过去不一样了、问题很大”情况是不存在的。

但经过第三方基地“二次加工”的改性沥青则不一样:由于最终用户仅接收成品改性沥青,对基质沥青无法监管,第三方的改性沥青生产企业自然在降低基质沥青的成本上绞尽脑汁:加非标沥青者或回收沥青者有之、加渣油或油浆者有之、加废机油者有之、煤焦油者有之,总之两个原则:其一是比行标沥青便宜,其二是能调到沥青里、再通过改性手段能遮盖住出各指标。据说“烂肉用来做熟食”已经是许多改性沥青企业的公开秘密,但公路人却一般只对到场改性沥青检测,其他的无从知晓也很难管理。

据说2009年前后,某大型企业在做改性沥青投标时承诺使用进口沥青,结果在供应时改为国产沥青,最后又大量使用某非标沥青、便宜500块钱一吨,那是多大的利润猫腻,又是多大的质量风险,连跟着赚钱的代理商都吓得提心吊胆、不敢跟着玩了。

十大怪现状之二: “三聚氰胺”式调配技术大繁荣,技术专家感慨:改性沥青是个良心活儿

与基质沥青调配相对应,如何降低SBS投入成本自然是改性技术的重大秀场,因为正常的改性技术就是最简单的SBS+稳定剂,其中对改性沥青成本影响最显著的是SBS掺量。



小编不才,觉得调配真是挺麻烦的,指标之间也往往是摁了葫芦起了瓢,所以也确实高手才能做好。据说某实验室主任由于开发了能够节约SBS的配方,一个项目就获得奖励50多万元。

据说改性沥青调配涉及的助剂包括:橡胶油、岩沥青、废塑料、废旧橡胶粉、古马隆、多聚磷酸、石油树脂等。当然也得具备两个要素:一是调配成本低于足量的SBS,二是主要指标能满足施工单位那套抽检体系,因为改性沥青厂家的目标很直接,接货时候指标合格即可完成交接,剩下的混合料如何我不用管。

是的,问题的关键就出在这里。

要沥青(指标)还是要混合料(性能)?——这本身就是一个行业问题。

交接的改性沥青指标合格甚至优良,但混合料性能却还可能存在严重缺陷。SBS改性沥青指标只有基于足量的SBS实现才有意义、才有好的路用性能。即便是行业允许的PE/橡胶粉其他类型改性剂,不是不能用,而是用的话就得按照其标准而不是SBS沥青指标体系来管理,否则就是牛奶测试氮含量拿三聚氰胺调配一样的后果了。

所以据说有了某省业主“检测指标都合格,拌和一看料发散”,有了某总工向唐博士求救的“混合料颜色都不对了、气味发臭”,有了某检测中心盯着拌合站添加够了、抽提沥青用量怎么都不够的咄咄怪事;有了改性沥青闪点燃点不合格的奇葩;有了某企业四处兜售低成本改性技术,甚至列一个大客户清单炫耀自己多么牛逼。


难怪德高望重的改性沥青专家张玉贞老师在一场SBS改性沥青技术报告的结束语却是:改性沥青是个良心活儿!

十大怪现状之三:  现场改性不行后发展工厂改性,工厂出问题又返回现场模式

Novophalt 移动式现场改性设备 ,以及沈老改性沥青峥嵘岁月的见证

我国最早的改性沥青规模化应用起步于Novophalt 的移动式现场改性,随后北京的各大拌合站也大量购置进口胶体磨加工设备用于现场改性使用,在河北等地区也最早应用。

但事实上,现场改性仅为权宜之计,因为当时的技术条件生产维护力量薄弱,也无法使改性沥青稳定存在。2000年后逐步被标准化、规模化、稳定化的工厂改性所取代。

近年来,由于对工厂改性的不信任,陕西、甘肃、云南甚至东部等地很多项目又回归现场改性,也有很多项目部为降低成本,自行购置或租赁设备在工地现场加工,导致改性沥青生产极其分散、标准不一、管理混乱、安全、环保等许多问题。且现场改性并未从根本上解决管控难题,据说某大修项目多个标段通车几个月即出现严重车辙,使用的就是现场改性,改性沥青供应商一度跑路,施工单位告状被甲方怼:“接收了、用了就表示你认可了”。

十大怪现状之四: 我们不偷工减料,但有指标不合格仍然是常见的,到现场各项指标要都检合格仍然是很难的,特别是在施工单位储罐里取样。

这是某中字头炼厂改性技术主管的原话。他说,改性沥青有10个指标,都把它做合格还是很难的,经常出现在厂里合格、到现场指标衰减的问题,这是SBS的热力学不稳定原理决定的。储存稳定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温度、运输和储存环境一变都可能导致离析。

更无法左右的是SBS受热的降解,SBS网络和长链的断裂,大分子变成小分子,软化点和延度等性能指标都会下降不少,众多国内外研究报告和论文对此都有大量数据。

(SBS受热分解 性能指标大幅衰减 )


“这还只是到场合格,特别担心的是在施工单位储存罐里取样,因为根本不知道他们储存了多场时间、储罐的条件,出了问题只能撇清是储存的责任,且一般也要求他们到场赶快用掉”。但现场施工管理却往往是无序的和突变的,据说某项目部曾经出现过存了一周改性沥青、检测后只能当普通沥青用掉的情况。

十大怪现状之五:  施工单位偷减改性沥青用量,简单到不需要打点谁

成品SBS改性沥青运抵施工现场后,与普通沥青储存罐往往并排存放,施工单位受利益驱动,主观存在少用改性沥青的想法。而因为现场加热和沥青管道密布、经常变换沥青种类、沥青罐之间泵送循环隐蔽,我们的监理自认为卸车抽检合格了,谁能有精力和能力操这个心。

据说项目经理存在一种观念:中面层少用点或不用改性沥青无所谓,上面层还是要慎重的;据说还有中标施工单位现场加工的小老板诉苦:我们按合同1万吨规模投入设备,按单价结算,结果只加工了6000吨告诉我们完工了,赔大了;据说还遇到过施工单位按普通沥青价格倒卖改性沥青的事情,原来机制上需要经过甲方计量,货还是要进来,只是多报了或偷减沥青用量用不了就想办法处理掉。

十大怪现状之六:  售价低于成本核算价,用户仍然热衷买

一个优质的改性沥青改性剂掺量最好到4.5%,按照加工费240(能耗+人工+折旧)、中转运输费150,改性剂1.8万,基质沥青3000计算,改性成本=(18000-3000)*4.5%+240+150=1065元/吨;再加利润、税费、管理费、检测费等最低10%的话,也要到1200多元。

但这个价格估计目前只有极少数省份的少数项目还能给到。某省国道项目改性沥青只有600(据说都知道公路局市政管理一般不如高速严格和专业),某省高速集团2017年招标的改性沥青差价只有700多(后出现大量到场不合格退货的情况)。

2017年初,SBS改性剂价格从1.3万飙升到2万多,改性单价却始终岿然不动。SBS改性市场价格居然与SBS改性剂价格基本无关——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也是前述问题最好的佐证。

这一方面是用户的管理机制决定的:有的是只能低价中标,有的是自采肯定买低价,甚至有高速公司领导说,他要低价投、我只要管好就没问题。常识不可废,便宜没好货,在这里都成为别人家的窗外事。

问题就出在这里——企业低价真的会赔钱吗?老祖宗怎么说的?“从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家精”嘛,人家700投标,自然有了700的“技术储备”,欲知详情请返回怪现状之一之二自己算账啦。

十大怪现状之七: 每吨利润从3000降到30,还要偷工减料 ,众多企业还挤破头

据说科氏(后被壳牌收购)在2000年那会做改性沥青,每吨利润能达到3000左右,想必行业老人儿都享受过这段蜜月。在这个环境下做改性加工,企业谁不想做好质量呢,从上到下都在喊:千万别因为两百块钱成本出问题丢客户!

现在呢,小编若说大家的平均利润估计就30,您可别笑,搞改性的人自己心里有数,关键还得搭点调配术,否则会亏钱的。

即便如此,还有很多企业拼命进入这个行当,还有很多企业为争个低价标打的你死我活。这一方面反映了行业无序发展的市场现状,另一方面,也是企业自身创新能力不足、被市场逼着走、“做也是找死,不做就是等死”的无奈。

(曾经的改性沥青第一股 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

不知不觉中,“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已经在这个行业完美上演。壳牌逐渐退出多省改性沥青市场,中石化主力炼厂纷纷退出改性沥青,而仅提供基质沥青,中石油的普通沥青市场占有率28%、改性沥青占有率只有3%,且“一年更比一年少”。不止中字头,曾经的三大上市公司:因改性沥青上市的广州路翔彻底告别行业,国创高新、江苏宝利也在转型发展;不过据说某上市企业也还有被内部举报在偷减1亿多元SBS改性剂、大量偷换沥青品牌的报道。

一个行业和产业的良性发展往往伴随着行业集中度的提升,可改性沥青的现实却是,大的玩不过小的,规规矩矩的玩不过手段百出的,行业供应端也日益分散。随便一个体户,只要买套设备都能干——这可能是个别项目经营的乐事,但却可能是行业走向衰败的开始和改性沥青技术的灾难。

十大怪现状之八: 监管越来越多,专家咨询、第三方检测、高科技手段齐上阵,仍然治标不治本

改性沥青出现的种种问题在行业关注由来已久,随着多省市多起短命工程质量事故的出现近年加剧。

作为最终买单的建设单位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专家咨询、第三方检测,甚至将监控系统安装到生产车间,派人盯着投放改性剂数袋子(据说某项目居然有半夜打开捧出来一些又封口的),车辆加装GPS监控行驶路线(据说也有到服务区勾兑的)。有的省市或项目知道有问题,于是不断提高设计指标,甚至要求软化点大于75℃(新修订的施工规范也在提高改性沥青指标、但混合料却基本没变),好像市场的性能打折可以通过提高设计指标弥补解决一样。但事实是,这只是导致了进一步更畸形的调配和造假手段,甚至导致一些指标的错乱、逼良为坏。

更让行业关注的莫过于各地兴起的SBS改性剂含量测定技术了,或红外光谱,或电位滴定,与沥青指标检测相比简直不要太高大上了、好像可以成为质量监管的尚方宝剑了?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朋友圈从事5年该检测的试验人员说这东西只能起个威慑作用你可能不信,但石化圈朋友说这东西的原理都是测SBS的双键,室内标定可能还算准,但取样的环境变异和测试时点是不受控的,SBS的受热降解无法改变,谁能按现场条件(时间+温度+措施)来标定含量曲线?而生产者如果加点其他含有双键的改性助剂,检测结果将更是大失水准。

十大怪现状之九: 交通部抽检合格率不足七成,项目自检却都合格

2014年交通运输部组织实施了全国范围内交通运输行业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其中道路用沥青的抽查结果:道路石油沥青合格率为86.5%;改性沥青36组样品合格率为66.7%。

(2014年抽检结果,来自交通部网站)


此次抽检是国检中心会同地方交通主管部门有组织开展的,一般都是事先通知,各被抽检单位事先有所准备,如采取突击检查,其数据估计更是触目惊心。但奇怪的是,我们各地的自检好像都合格,或者至少验收资料都合格了。

改性沥青体系的复杂性决定了其检测专业要求高,且到场还没检测完就要求尽快使用完。实际应用中,全面技术指标一般只在开工时外委,现场只检测三大指标,质量上的漏网之鱼就在所难免。

十大怪现状之十: 我们的路用了改性的比用基质沥青的坏得还快

这是某省公路系统一提到改性沥青就会有的言论。不是开玩笑,有具体的几个对比项目做论据。

您一定会说这有点极端了,但如果改性沥青采用很烂的基质沥青,只有2%的SBS,其他靠各种助剂调配,然后糊弄施工单位工地实验室过关,施工单位储存中再发生离析和降解、再与基质沥青稀释为“半改性”使用,您说还剩多大效果的改性。我们业主花了巨资设计改性,最终只有不到50%的钱用到了路上或发挥实效——这可能真是我们诸多项目的现状,这可能真会出现使用改性沥青不如优质基质沥青耐久性的情况。——改性剂是假的,基质沥青是带缺陷的,指标是虚高的,铺到路上的又是再折扣的,层层打折累加,谁知道哪天就出现了压垮我们工程的最后一根稻草,谁敢保证这种悲剧不会降临到我们所在的项目上!

或许诸君看到的多数项目还是好的,周围的路也还没有出现那么多的早期损坏,但小编敢断言的是,跟优良配方的室内指标相比,我们现场的改性沥青(行业平均)路用性能一定衰减了30%以上。

结语

改性沥青问题之严峻、或许十倍于标线玻璃珠之曝光,只不过专业度较高、不像标线那样直接呈现给公众视野,没有被媒体关注到而已。

或许诸君认为小编言之过重甚至危言耸听、“总体还是好的”,但小编若将各位“据说”见证人请来现身说法,你或许会意识到小编所列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小编晓得“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但更期待行业未雨而绸缪,知耻而后勇,知不足而去作为:包括改性企业的自律、质量监管的体系、用户理念的转变、机制体制的破局、行业管理的政策等等,也或者太多的链条和矛盾已经无法调和,只有期待颠覆性技术的突破。

笔者从业多年,早已脱离愤青,但每每听到材料圈内侃侃而谈各种降低改性成本的招数时,每每看到各位业主为改性沥青监管不惜投入、焦头烂额时,每每看到专家或技术服务单位一再的呕心沥血、出奇创新时,我就在想:我们各方的本来目的是什么?我们折腾对方、也让自己如此折腾的价值在哪里?我们本是一个生态圈,却成了无法信任和支持的敌对者。如此下去,毁掉改性沥青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

20年一个轮回,SBS改性沥青当年作为高科技和行业宠儿登上历史舞台,在当今却成为公路行业建设者、每个项目质量管理的一块心病——当一个技术或产业问题百出,主要靠低质低价竞争、严重危害到用户利益和行业健康发展时,就必然需要更先进的技术和全新的产业模式来替代它、革命它。

第三方改性沥青模式已死,公路人必须自主破局。

呜呼!

廿载改性事,怪状四纵横;

满眼身察案,无心颂太平。

膏肓唯断臂,向死而后生;

踽踽求索路,殷殷行业情。

诟厉无所惧,忧愤力捶胸;

休笑作者痴,诸君同一痛。

良药定苦口,人微必言轻;

敢竭鄙诚耳,所望于群公。

穷予平生志,不惑再新征;

存下十年期,谁与偕壮景?

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沥青的那些事儿 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阅读原文请点击此处